小妖zcc

【方王】【哨向】不想说话(十一)

这一章真是太感人了!!!每个人心中小小的微草,却能组成超越一切的力量!!!

咸鱼科学官:

作者已累死,谁来喂我口翔王甜点我说真的。


特别OOC。


###########




王杰希想,眼前的这个少年,和自己初次见到他的时候很不一样,但他又隐约觉得,他从来都没有变过。


 


高英杰领着王杰希走到微草基地后面一片没有被治理的荒地上。这片荒地对微草的队员来说,就如同颐和园后边儿的野湖对B市老炮儿们的意义一样,是个约架私斗的好地方。


 


如果是以前的王杰希,大概是不会想到好孩子高英杰会主动带自己来这里的。


 


高英杰停下脚步,转身看向王杰希。他们中间隔了一箭之地。B市初春上午的阳光不甚强烈,今天照例是雾霾的天气,太阳隐藏在灰尘中发出模糊不清的白光。


 


“本来还想拖得久一点,现在没这个必要了。”高英杰看着王杰希,“队长,我只有一个问题。”


 


“你所知道的所有联盟内部未公开外向力的哨兵们的外向力都是什么?”


 


王杰希看着他,眼前的高英杰已经没有了平时羞涩腼腆的样子,他无比镇定无比平静地站在自己对面,仿佛在一瞬间就成熟了起来。


 


王杰希说:“你只有一个问题,但我的问题可不少。”


 


高英杰摇摇头:“队长,你没有选择的立场。”


 


他穿着微草制服,很挺拔的样子,就连领带都系的一丝不苟。颇有点当初王杰希的风范。他从怀中抽出一把银色的手枪,又将这把手枪变成它惯常的手杖的样子。


 


高英杰手执木恩,静静地望着王杰希:“昨天晚上我就把队长的王不留行封在了武器库,你现在没有武器,也没有补给弹药和装备,你是赢不了我的,队长。”


 


“除非你用外向力。”


 


王杰希背手而立,不动如山:“你就这么想知道?”


 


高英杰没有说话,他直接率先发动了自己的外向力,这是王杰希第一次切身领会到他真正的实力。高英杰的身体变成了十个,拥有十个独立思考作战能力的高英杰和十支呈现出不同武器形态的木恩。


 


无法分辨真身,因为每一个都是真身。


 


既然高英杰能用制造出存活了整整一个月朝夕相处的肖云,他就能控制更多他自己的幻觉。


 


至于到底是幻觉还是真实,可能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了。


 


十个实体化的身影同时向王杰希发动攻击。王杰希没有武器,大片荒地的中央也没有障碍物隐蔽,他只能靠反应和体能进行躲闪。然而纵使他是多么顶尖的首席哨兵,手无寸铁抗衡十个全副武装的未来首席哨兵,还是很吃力。


 


他侧身一个翻滚躲过一排子弹,单手撑地跳起来,一柄手枪已经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他被高英杰的十个身影包围着,十支不同的武器枪口分别对准他身上所有的要害部位。


 


高英杰的声音传过来:“队长,你最好还是配合我吧。”


 


王杰希拍了拍裤子上的土,然后抬起头:“我先问一个问题。”


 


“肖云还活着吗?”


 


九个身影消失了,只剩下一个身影的高英杰站在王杰希的正对面,他手中银色的短枪正对王杰希的眉心。


 


高英杰微微蹙着眉,声音有一丝微弱的凝滞。


 


“队长,这是战争。”他这样回答。


 


王杰希微微垂下双目:“这样啊。”


 


这一天本来没有风,刚刚的短暂交锋扬起的沙尘尚未完全落地,被子弹溅起的枯草刚刚飘落下来,突然又被一阵骤然而起的疾风带着卷到了半空。


 


就在这刹那之间,空气开始发出尖利的呼啸,狂风骤起,吹得高英杰的头发有些扎眼。周围的气温骤降,呼吸之间开始能够感受到更深的凉意。高英杰在一片突然被狂风吹起的漫天飞沙走石中听到他的队长平静的声音。


 


王杰希说:“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高英杰暗道不好,瞬间施放外向力,做出了二十个幻象。而王杰希则站在不远处的荒地中央。他什么动作都没有,只是站在那里,狂风携着沙尘与枯草化成一支支利箭的形状,带着呼啸而过的冷厉气温如暴雨一般射向那所有的二十个身影。


 


高英杰的外向力是幻象,能迷惑人的视线和大脑,那么王杰希便不去管真假,无一例外地进行着毫无差别的攻击。


 


王杰希极少施展自己的外向力,这是高英杰第一次看到这样恐怖的力量。


 


他的外向力是风,是空气。王杰希不在乎自己有没有武器,因为他随时都会有最犀利的武器。


 


一个个身影被射穿倒下了,只剩下一个。


 


此时的情势已经完全被逆转,王杰希压倒性的攻击没给高英杰留下一点喘息的空间。高英杰双手发出刺目的银光,手中的木恩变成一柄重炮,王杰希右手微微扬起,本就急流的狂风与空气瞬间凝成一个巨大的风眼,将重炮银色的炮管卷碾成了废铁。


 


高英杰终于明白为什么联盟里很少有人会知道王杰希的外向力,因为他强大到不需要用外向力就可以解决绝大多数的问题。而那些不得不让他都需要施展外向力的战场,势必残酷沉重到几乎没有什么生还者。


 


这是经历了多少次生死战场的磨砺和强悍的天赋才能造就出的实力。高英杰很清楚,自己这次不能全身而退了。


 


但他还是站了起来,少年瘦弱的身形在风眼里轻微摇晃着,但脚下却站得很稳,后背挺得笔直。他眯起眼睛看了看面前那道风沙碎石铸成的屏障,和更后面站着的一直以来都很照顾自己的队长。


 


他听到队长问他:“英杰,你的目的是什么?”


 


风声更急了一些,无数细小锋利的风刃擦着他的耳朵和头发飞射过去。他连睁眼都很困难了,但还是微微笑了一下。


 


“不能说。”


 


少年平静的声音透过风墙传了过来,不卑不亢,没有丝毫畏惧。从他身上已经看不出半点腼腆羞涩的影子了。此时此刻的少年如同秋水长刀,安静而冷彻。


 


高英杰知道,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先保证自己留下一口气活着离开这里回到真正属于他的地方去。他再次全力释放出幻影,做出了他能做的最多的幻觉。


 


这多少牵制住了王杰希一瞬间的攻击。无数战士的身影围绕在王杰希的四周攻击着他,接着又被更多凌厉的风剑扫碎。


 


就在王杰希要冲破最后一层幻觉的屏障的那个瞬间,他突然听到背后传来微草队员熟悉的声音。


 


“队长!”


 


王杰希下意识地回头,是袁柏清的声音。他果断挥下右手,无数道风斩撕碎了高英杰做出的最后一道幻象。


 


他看到不远处站着的是袁柏清,一手搭在袁柏清肩上,大半个身子靠在袁柏清身上的另一个重伤的人是方士谦。


 


袁柏清看着王杰希,眼神复杂,艰难地开口:“队长,对不起……”


 


高英杰趁着这个空当,一个闪身来到方士谦身后。他一只手卡住方士谦的脖子,一只手拿着银色的手枪抵住方士谦的太阳穴。


 


袁柏清在一旁垮着肩膀,仿佛整个人都被愧疚和悲伤压垮了:“队长,他们绑架了我所有的家人,我……”


 


没等袁柏清说完,高英杰抬手就是一枪,直接击穿了袁柏清的眉心。


 


袁柏清倒在地上,鲜红的血染红了地上的黄沙和枯草。


 


高英杰重新把枪放在方士谦的头侧:“队长,这次你可以告诉我了吗?”


 


王杰希冷冷地看着高英杰,一个字都没有说。


 


被挟持的方士谦因为失血过多,本就处在半昏迷的状态中。这时他稍微清醒过来了一点,原本低着头,先是看到了地上自己徒弟的尸体,然后他又抬起头,看到了不远处的王杰希。


 


方士谦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但声音太小了,王杰希听不到。


 


但是高英杰听到了。他好心地当起了传话筒:“副队说,王杰希,不要说。”


 


“可是队长,我觉得两条人命换一个情报,不算吃亏。”


 


王杰希的嘴唇原本就薄,现在更是抿成了一条线。他沉默地,冷冷地看着高英杰,眼底有很多复杂的情绪。


 


方士谦抬头冲王杰希笑了一下。正是这嘴角牵动的同一瞬间,王杰希猛地抬手,势不可挡的风剑应声刺出去,狠狠地贯穿了方士谦心脏的部位,接着狠狠地刺进了高英杰的胸腔。


 


高英杰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漆黑的眼睛里全是惊讶,一丝恐惧的情绪终于翻涌了上来。


 


“你居然……”


 


下一个瞬间,挡在高英杰身前,胸口彻底被贯穿的方士谦幻化成无数黑色的羽毛,接着彻底消失了。


 


不远处袁柏清的尸体也消失了,一点血迹都没有留下来。


 


“你的错误在于,不应该用方士谦做人质威胁我。”王杰希说,“你太小看方士谦了。”


 


方士谦曾对自己说,他会永远站在自己身后,永远不会背叛自己和微草。王杰希正是如他所说地那样信任着他,相信他不会拖累自己的脚步,相信他永远不会放弃自己和微草。


 


“同样地,你也太小看微草的其他队员了,英杰。”王杰希接着说,“你轻视了每个人的决心。”


 


但凡是走进微草成为战士的,又有哪个不是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全然地放在了身后,才能那样每天毅然决然地走向战场。不管平时他们如何地打闹争吵,但不用任何人说出来,微草战队的每个成员都知道,他们与战友的每一次相见,都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抱着这样的决心如常生活的微草的队员们,是不会成为任何人的棋子的。微草就是这样一支队伍,正如荒原之上的枯草被狂风卷起,总有新的生命蔚然成原。


 


高英杰的胸口传来尖锐的刺痛,他分辨不清这痛感是单纯地伤口带来的,还是震惊与其他复杂的情绪带来的。


 


他慢慢低下头,看到几乎被风力贯穿的伤口里,涌出黑色的血液,染黑了微草藏绿色的制服。


 


王杰希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后他的眼神变得更加坚定。


 


方士谦昨天曾对自己说,高英杰有可能和变异种有关。这是他和高英杰第一次搭档执行任务时得出的结论。当他们第一次遭遇变异种时,变异种看到他们后犹豫了一瞬,正是那一瞬的犹豫引起了方士谦的注意。


 


方士谦对王杰希说,要小心,高英杰也许可以控制变异种。或者再夸张点,他就是变异种。


 


到目前为止,方士谦所有的推断都没有错。他始终都站在王杰希身后,默默地替他留意着每一个他可能无暇顾及到的细节。


 


王杰希庆幸自己有着这样一个优秀的战友同僚,可以将后背完全放心地交给他。


 


这也是为什么高英杰始终坚持不让任何向导介入精神梳理的原因。


 


高英杰看着从自己胸口里涌出来的血迅速染黑了整个衣服的前襟,变异种的血液有股刺鼻的味道,他皱了皱鼻子,眼眶有点发红。接着他的眼睛也变得越来越红,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可能一切都完了。


 


失血过多的高英杰终于支撑不住跪在了地上,他突然抬起头仰天长啸,少年还有些青涩的嗓音在呼啸的风声中立刻变得支离破碎了起来。


 


突然间少年纤细的身体后面的衣服被撕碎,高英杰的背后慢慢伸展出两只巨大的黑色的翅膀。高英杰重新站了起来,黑色的羽翼也随之全部伸展开来,和他少年的身体非常的不成比例。


 


高英杰胸口的血止住了,眼睛开始翻出微弱的红光。


 


他说:“队长,你是杀不了我的。”


 


巨大的羽翼扇动着带起了另一阵狂风,高英杰飞向半空中俯视着王杰希,他伸展了羽翼,黑色的羽毛如利剑一般骤然射向王杰希的方向,铺天盖地如黑色的暴雨一般。


 


王杰希一丝一毫都没有躲闪。他身边始终疾流着的风旋瞬间铺开细密的屏障,每一个节点都是一个细小的迅速转动着的风旋,将飞射来的黑羽全部绞碎。


 


高英杰趁着王杰希防守的瞬间向远处飞去。他现在不求胜利也不求更多的情报,只想尽快撤退。


 


抵挡住了袭击的王杰希看着高英杰黑色的巨翼带着他飞向更高的地方。他没有追击,什么都没做地就那样看着。


 


下一个瞬间,原本空无一物的天空中突然闪起细碎的电光。高英杰的羽翼被击伤,迅速坠落了下来。


 


“为什么会有结界!”此时的高英杰半跪在荒沙之上,他的队服早就不像一开始那样整洁,巨大的翅膀垂在身体两侧,少年瘦弱的身体再黑色巨翼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纤细。


 


“微草是没有术士的!”高英杰有点失去理智地叫着,他的皮肤一直都很苍白,此时脸上沾了黑血,显得更加没有血色。


 


王杰希走到他面前,低着头看着有点歇斯底里的少年。


 


“英杰,”他的声音很低,带着点复杂的情绪,“我说过,不要轻易小看微草。”


 


高英杰闻言猛地抬起了头,眼睛里的红光还没散去,显得有些狠戾。他强化了视觉,看到更远的地方,他注意不到的毫不起眼的地方,有很多人举着粒子器织出了一道看不见的结界。


 


他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再次强化了视觉仔细看过去,然后愣住了。


 


那些举着沉重的粒子器的人们,是平时战队的队员们极少会直接打交道的微草的后勤人员们。


 


那里面有很多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有常年窝在研究室里几乎从不见太阳从不活动的皮肤苍白戴着眼镜的研究员,有第一次进战区被变异种吓哭了的实习医疗员,有狠狠批评了他的医疗官,有哥哥牺牲在了战场上,弟弟继承了哥哥的事业的勘察员,甚至在更远的地方,还有平时总会给高英杰多添一勺肉,总嫌他太瘦弱的食堂阿姨。


 


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坚毅的神情。曾经懦弱的,现在勇敢的,曾经柔软的,现在果断的。常年的动荡与硝烟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每个人,有的人坚持不住倒下了,没倒下的那群人淬炼出了更坚强的灵魂,分别用自己的方式完成着自己的坚持。


 


在王杰希身后,包围着战斗中心的两个人的,才是真正的微草。


 


这是由前任队长林杰一手创建的,由王杰希继承的微草。这里面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但他们每个人都在自己认定的道路上走得舍我其谁。


 


他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被记得或者关注着,但他们会在最关键的时刻站出来,每一个人都是如此。


 


高英杰看着那些非战斗人员两人或三人一组地合力扛着粒子器,他们的脸上除了坚定之外,他还看到了惋惜。


 


这里面的每个人都认识他,每个人都知道他。大家的眼睛里都能看得出惋惜。


 


这是他在其中生活了长达半年的微草。


 


高英杰仰起头,他感到脸颊旁边有不少温热的液体缓缓流过。


 


他抬手擦了擦,他以为身为变异种最高进化和研究产物的自己,是不会流泪的。他以为眼泪是只属于脆弱的人类的东西。


 


跪在地上仰着头止不住流泪的瘦弱少年的身影埋在巨大的黑色羽翼中,很像堕落人间的天使。


 


王杰希沉默地看着他。


 


高英杰擦了擦眼泪,倔强地站了起来,他抖了抖翅膀,微微抬起头直视着王杰希。


 


“肖云在我手上,他还活着。”他尽量平静地克制着声音,“你放了我,我把肖云还给你。”


 


王杰希看着眼前眼眶还有些红的少年。他知道他是变异种,他背后的翅膀依然遮天蔽日。但王杰希就是觉得,眼前高英杰,和他初见他时一样,害羞而腼腆的,有着不甚坚强的柔软的心。


 


他叹了口气,没想继续隐瞒:“肖云我们已经救出来了。”


 


高英杰猛地抬起头,瞪大双眼。


 


“我知道你昨天重伤了方士谦。刚刚在你我交战的时候,方士谦入侵了你的精神网,现在微草的其他人已经把肖云找到了。”


 


高英杰有点凄惨地笑了一下:“是啊,不能轻视微草。”


 


他本以为自己利用幻术将微草的其他战斗人员全部调离开总部,只剩下王杰希,又伤了方士谦做人质,是很好的机会。没想到他彻底地失算了。


 


王杰希说:“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


 


“是谁派你来的。”


 


高英杰直视着王杰希的眼睛:“不能说。”


 


“窃取外向力情报的目的?”


 


“不能说。”


 


王杰希看着他:“那好,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考虑清楚再回答。”


 


高英杰安静地等着。


 


王杰希从兜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然后开了免提。


 


“你那边已经完事儿了?”电话那边传来的是叶修的声音。


 


高英杰的脸色立刻变了。


 


王杰希对着话筒说:“叶修,准备好审问乔一帆了吗?”


 


“一帆是无辜的!队长你相信我!一帆他什么都不知道!我发誓!”本来还能强撑着狠戾的高英杰瞬间变得慌乱了起来,他甚至抓住了王杰希的衣服下摆,“队长你听我说,一帆他不知道我的身份,他什么都不知道,我确实让他帮忙打听过兴欣队员的外向力,但我发誓他什么都不知道!你相信我!”


 


“那好。”王杰希说着,并没有挂断电话,“我的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的计划,和政府或者军部高层有关吗?”


 


高英杰死死地盯着王杰希,眼眶瞪得血红。过了很久,他咬着牙说:“不能说。”


 


电话那边的叶修接过话:“那怎么着,我这边可就开始了?”


 


“队长!”高英杰声嘶力竭地叫着,用力扯着王杰希的手。


 


“这是战争。”王杰希说。


 


高英杰一动不动地,拼尽全力地看着王杰希的眼睛。


 


“我不能说。”他一字一顿地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王杰希对着话筒说,“放了一帆吧,英杰说的是真的。”


 


王杰希挂断了电话,微微低下头看了看几乎全身脱力低着头的高英杰。


 


“你能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吗?”他轻轻地问。


 


高英杰抬起头,他的眼睛里几乎快要没有了神采。


 


“昨天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方士谦?”


 


高英杰惨然地笑了一下:“如果我想杀他,我有上百次的机会杀了他。”


 


第一次和方士谦单独执行任务时,如果高英杰营救的时间拖得再久一点,方士谦就会顺利被变异种杀死了。但他最终没那么做。那次任务,是他们相互确定怀疑对方的开端。


 


高英杰说:“我不能杀了他,也不能杀了肖云。我的任务只是收集情报,不允许暴露。”


 


“是吗。”王杰希微微低着头,看着眼前的少年。


 


高英杰的右手手腕上系着一条红绳。那是他刚刚进入微草时,柳非给他戴上的。说是微草人手一条,她从一个很灵验的庙里求来的,保佑平安的。


 


即使是刚刚经历了那样一场激战,高英杰手腕上的红绳依然干干净净的,被保护得很好。


 


高英杰的黑发很柔软,服服帖帖的,有着好看的刘海。那是有一次刘小别带他去一个相熟的理发店修理的,从那以后,高英杰的发型就没再变过了。


 


他的身上已经沾染上了很多微草的痕迹,在他有意或无意之中,这些痕迹就被很珍惜地保留了下来,直到现在,他背负巨翼,双眼微红,黑血直流,这些痕迹依然没有消失。


 


王杰希说,不要轻视微草。实际上他说的是高英杰心中的微草。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


 


王杰希冲远方做了个手势,粒子器封锁的结界被取消了。他拍了拍高英杰的肩膀,正如在联盟军演的对战结束后,他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样。


 


高英杰抬起头,看着自己曾经的队长。他听到他对自己说。


 


“飞吧,英杰。”


 


高英杰深深地看了王杰希最后一眼。接着他煽动起巨大的黑翼,带起柔软的凉风。他飞向半空,然后越飞越高,然后渐渐消失在了王杰希的视野里。


 


 


 


王杰希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到上半身又被包成木乃伊的方士谦正老神在在地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王杰希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不会在医院好好待着。”


 


方士谦招呼他坐到自己对面,他已经通过微草的监控了解了刚刚全部的情况:“结果你屁都没问出来啊,这小孩嘴挺严。”


 


王杰希摇摇头:“恰恰相反,要紧的情报都问出来了。”


 


“高英杰说我提的问题他都不能说,说明他的背后是有一个严密的组织的,他有上级,或者说,他的背后有足够销毁掉他的力量。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庞大的组织活动的前哨,他们背后的靠山有可能是政府或者军部上层。”


 


王杰希看着方士谦:“其实英杰把他能告诉的情况都告诉我们了。”


 


方士谦哼了一声:“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他的?”


 


王杰希喝了口水:“你知道每一个微草的队员从预备役转正时都要经历严格的身份背景审查吗?高英杰的过往资料非常平凡普通,简直滴水不漏。就是因为这个假做得太好了,反而容易被人怀疑。”


 


“靠。”方士谦胸口一团火起,“合着你特么从一开始就发现了,我还在这儿替你玩儿命跑呢?”


 


王杰希摇摇头:“我的都只是怀疑,但是是你为我的怀疑提供了证据。”


 


他微笑了一下,眼神明亮:“如果没有你,我一个人是做不成这些事的。”


 


方士谦揉了揉鼻子,他觉得稍微有点不好意思。王杰希看他那个样子,又随口问道:“不过你又是从什么时候第一次开始产生怀疑的?”


 


方士谦没搭理王杰希这茬儿,他只是举起了手,这个动作疼得他呲牙咧嘴的。


 


他说:“来,再让哥揉揉你的脸。”


 


王杰希觉得他最近简直就是得寸进尺,刚想发火儿,但转念一想,这次的事儿他也挺不容易的,于是只好认命地把脸凑过去。


 


方士谦呲牙咧嘴地揉着,王杰希照例高冷地承受着,一言不发。


 


方士谦揉够了,松开了手。他说:“我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怀疑的。”


 


他看着王杰希罕见的不解的目光,得意地说:“你看,每次我说要揉你脸,你虽然心里可能早把我祖宗都问候千八百遍了,但从来不说不,也从来不会打断我。”


 


方士谦眨眨眼:“所以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从没让肖云替你去过办公室,我在走廊碰到的那个人也不是你。”


 


经历过这场战斗,此时此刻已经到了中午。这会儿的雾霾反而开始散开了,太阳的光变得刺目和温暖,天空也变得蓝了好多。


 


王杰希说:“但愿英杰还能记得他在微草的日子。“


方士谦说:“我想吃大肘子。”


 


 


终于降落在己方临时地下基地的高英杰,收敛了翅膀,将右手直接伸进了自己左胸口的伤口中。


他忍着痛在伤口里摸索了一阵子,然后掏出了一个微型探测器。


他认出这是微草最新研发的监视器材,能够进行定位和监听,而且体积很小,随着血液流动,很难被察觉。


这是王杰希贯穿他胸口时悄悄埋下的。高英杰看着手中细如针尖的探测器,轻轻地冷笑了一声,然后把它捏碎了。


接着他没有丝毫犹豫地走进了上线的作战室。在那里他将酝酿一场全新的风暴。


 


 


正在食堂看着方士谦啃肘子的王杰希突然说:“我埋下的探测器已经被摧毁了。”


方士谦抹了一把嘴上的油:“没事儿,我在他精神网里种下的监视线他发现不了。”


王杰希佯攻,掩护真正意图隐藏在暗处的方士谦,这样正副队长之间作战的默契,他们很早以前就培养出来了。


方士谦说:“阿姨!再给我来个肘子!”


 


食堂里热热闹闹的,微草的每一个队员都在。他们一如往常地笑闹着,但他们心里都清楚,远方隐隐传来的金戈铁马的冷厉呼啸,都在预示着不知何时将至的骤雨疾风。


 


 


肖云:“你们这群王八蛋,我家垚垚没了尾巴照样好看!你们都给爷爷闭嘴!”


垚垚:“啾!”


############


TBC



评论

热度(746)